曹昂与曹操有什么关系?曹操为何对他那么愧疚?

  “阁中帝子今何在,槛外长江空自流”,遥望历史的河流,感受历史的沧桑,和汉字速学网小编一起走进了解曹操的故事。

  公元220年正月的洛阳,曹操已经是66岁的高龄,因一生操劳,加上杂病缠身,躺在床上时进气不比出气多,那时他看着帐顶感叹了一句令后人想来,竟万般愁思千种愧疚的话:“我这一生自问谁也不负,没有遗憾,但唯独不知黄泉之下,子脩问我‘我母所在’,那一刻我该如何回答!”

  子脩就是曹操的长子曹昂,他可以说是曹操这一生最愧对的男人甚至是人,临死之前屡屡提及,不仅仅只是前面那一句“怕只怕子脩管我要娘”,交代遗言提及继承人时,他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孤长子曹昂,刘氏所生,不幸早年殁于宛城”,所以曹操到底何故对这其这样愧疚?

  事情还得回到曹昂出生时的家庭背景,他的母亲是曹操早期配偶刘夫人,被认为是丁夫人之前就存在的正妻,生下曹昂并曹铄和清河长公主,但病故得早,所以这三个孩子都被之后入门的丁夫人养在膝下,丁夫人无所出,因而对他们都很好,尤其是曹昂。

  曹昂被其养大后,本性正直,而且非常孝顺,所以被举为“孝廉”,公元197年打算为父分忧,因而准备跟着曹操一起去宛城打张绣,张绣是曹操当时最大的威胁,因为宛城地理位置特殊,直接深入曹操腹地,他常常需要担心张绣偷袭,就想着一举攻破,再无后顾无忧。

  父亲的烦恼那就是儿子的烦恼,不过曹昂在这一战里没有能展示出什么过人之处,因为张绣一见大军过来就大开城门,直接不战而降了,曹操很开心,当天晚上就设宴款待宛城的诸位部将,而且还看中了张绣叔叔张济的妻子,也就是他的婶婶,并且纳为了妾室。

  张绣当然非常生气,但是没有办法,贾诩先前的劝诫言犹在耳,张绣不敢轻举妄动,可是曹操胡作非为惯了,不仅仅只是强纳了他的嫂嫂,还看中了他身边得利大将胡车儿,曹操就是这么个人,看中谁就千方百计逼其为用,于是用很多金银拉拢胡车儿。

  这件事被张绣知道后,觉得真的不仅仅只是遭到了羞辱,羞辱他的人还毫不自知,于是更觉气愤万分,当即对贾诩说自己已忍无可忍,贾诩看他这样,就告诉他这个时候应该需要乘其不备,由于张绣是主动投降的,前面也确实诚意十足,没有人会怀疑他有反心,因而松散。

  一切果然都在贾诩的掌控之中,曹营确实大乱,毫无还手之力,不过曹操还是在典韦的帮助下带着曹昂逃出了军营,但身后的张绣穷追不舍,他胯下的“绝影”因重伤而竭力倒地,厮杀声在耳边回响,似乎越来越近,难道一代枭雄还未开始展翅就得陨落?

  并不,因为曹操有个好儿子在,曹昂见事已至此,毅然决然将自己的战马让给了曹操,让他先骑着脱险,而自己则步行护送左右,于是后来曹操的命得以保住,但很不幸曹昂最终和典韦还有曹安民一起是在了宛城,当时才20来岁。

  所以曹昂是将命都给了他的天底下最孝顺的儿子,也是因为他从不在乎“色字头上一把刀”而造成的悲剧,同时曹操一开始就将其作为继承人来培养,无论胸襟气度还是军事才华,可以说都是按着他的想法打造的,这一死,几十年心血付诸东流。

  曹昂死之后,他最宠爱的丁夫人也开始怨恨他,那时候常常大骂曹操:“是你害死了我儿子!”之后更是自己一个人回到了娘家乡下,再也不见曹操,即便曹操后来亲自去接她,她也只是默默自己织着布,没有理曹操,曹操走之前还问:“跟我回去好不好?”但她也一言不发。

  所以曹操不仅是弄没了曹昂的性命,还将他的母亲也给弄丢了,最终连这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也没有给他坐上,因而每每想起来总是辗转反侧,不怕死,但怕死了之后见到曹昂,开口就问他母亲的下落,而曹操一生妻妾15人,儿子竟达25人,他能回答什么?什么也不能!

  于是乎,有人万不敢相信曹操曾经竟说出过“宁我负人,毋人负我”这种话,这句话过分强化了曹操的负面,令《三国演义》中他“奸绝”的一面深入人心,却忘了他只是一个人,当然也有柔情万种和夜不能寐的时刻,当然也是万万父亲中最普通而伟大的一个。

本文地址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