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举人到底是什么学历 现代的研究生比得过他们吗

  今天汉字速学网小编就给大家带来举人学历,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  出于都是读书人的群体划分,一般提起古代的“秀才”、“举人”、“进士”等等科举功名,许多人都喜欢拿我们现代的教育学历去做对比。我见过最多,同时也是最不靠谱的类比划分大概就是,秀才等同于小学生、举人是中学生,进士则是大学生了,完全就是把科举和高考等同而视之。

  这样的对比,显然是非常滑稽的。要知道咱们现在一年高考下来,大学生怎么都能录个几百万,而科举从隋朝初建,到清末废除,共计1300多年的历史中,总共也就出了10多万进士、数百万名举人。这样的录取比例,别说是高考比不了,就是研究生考试那也比不了啊。

  科举作为古代朝廷的人才选拔考试,其实更像是咱们的今天的国家公务员考试,考完了之后是要去政府上班的,而不是去学校上学。当然了,科举实际上比国家公务员考试还要高级一些,因为科举是在选拔官员,考上的进士起步就是县级官员,至少也是正处级。而公务员考试则是在选拔基层人才,想要当官的话还得慢慢熬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级别越高,自然门槛也就越高,其过程也会更为繁琐。在古代考科举,那是一项大工程,对于一个人的家境、学识、包括耐心都是极大的考验。

  首先你的性别需要是男性,因为在科举制度诞生后的绝大部分时间里,都是不允许女性参加考试的。其次你的知识储备必须要足够丰富,至少四书五经得倒背如流,还能写得一手好文章,毕竟考试的时候要用。

  大家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一点,以古代的教育水平,一般人能够读读《百家姓》、《千字文》这些书籍,也就算不错的了。因为古代是农耕社会,大部分的人,其实都是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庄稼汉,握的是锄头而不是笔杆,他们没有那个条件,也不需要去大量的读书识字。家庭好一点的,可能上过两年村里庄上的私塾学堂,识两个字,差一点的则就是斗大字不识一个。所以,在古代学过四书五经,能写文章的人,其实已经算得上正儿八经的读书人了。

  再者,你需要有一定殷实的家底。古代考科举可是一个费钱的工程,别的不说,就是每一届科举去省里还有京城赶考的路费,那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古代交通不比咱们现代社会,没有什么高铁飞机。有钱的还能坐坐马车,没钱的只有靠双脚,一天走不了多远的。

  想想古代如果要从四川这些地方,走到北边的京城去参加科举考试,那还不得走上个大半年?这一路上的食宿花费,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,一般家庭那可负担不起。所以,想要在古代走科举这条路,一般家里都能有点儿东西,或者是有人资助,否则的话那日子可就太难过了。

  你比如《儒林外史》里面的范进,其去省城参加乡试,因为没有盘缠,就只能饿着肚子。等到考完回来,家里已经是几天没米了,连老母亲都被饿的两眼都看不见了。如果不是后来中了举人,范进家里可真就揭不开锅了。

  当然了,最为重要的一点是,你必须要有足够的毅力和耐心,因为古代的科举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,其不是一场考试就能搞定的。以科举制度最为完善的明清为例,其有着童试、院试、乡试、会试、殿试五级大考,每一次考试都是一次巨大的挑战。

  首先童试相当于读书人资格认证,都说科举是读书人的考试,而童试便是给你读书人这样一个身份。其一般有两场考试,县里考一次,府里再考一次,考试通过者即为童生,有资格进入当地官办的学校学习。由于在明清时期,科举奉行的是“科举必由学校”之制,所以只有成为了童生,才具备参加科举的资格,所以童试也算是参加科举的资格认证。

  然而,即便是最基础的童试,那也是一道难关,有清一朝,近三百年的时间里,童生顶多也就三百万,原不如现在一届高考录取的人数。多少读书人考到须发皆白,仍是一介童生,据说广东省还有百岁童生去参加考试。

  童试之后则是院试,顾名思义,其乃是在学院里面进行的考试。其乃是由到底的官办学校举行,分为入学考试和毕业考试。其中入学考试称为岁试,通过考试的童生便可以成为学校的正式学生,被称为生员,也叫秀才。

  表面上看,这个秀才似乎只是一个学校的普通学生罢了。但你必须要清楚,古代的官办学校和咱们今天的学校是两个概念,其乃是在专门为朝廷培养人才,差不多就相当于古代政府的官员储备机构。

  所以古代的秀才,已经不是普通平民了,而是属于统治阶层,我们可以称之为“士”。他们拥有诸多的特权,比如见着官不下跪,受审不用刑,不用服徭役等等。就算是不小心犯了事,官府也不能随意定罪,其需要由当地的学政官员先行调查,免除其秀才的身份,开除学籍,然后才能定罪。因此一般当地的小吏和衙役,都是不能随便欺负秀才的。

  此外,秀才也算是学识地位的证明,在当地算得上不小的人物。其可以去学堂私塾里面当老师,也可以去县衙里面谋取差事,收个税什么的。

  一得为此,则免于编氓之役,不受侵于里胥,齿于衣冠,得以礼见官长,而无笞捶之辱,平民且不敢抗衡,厮役隶人无论矣。

  总而言之,考上秀才对于普通人而言,已经算是知识改变命运了。虽说其不能一定为你带来大富大贵,但至少是不用担心温饱了。当然了,如果你想要继续往上爬,那又得另算,毕竟考试的路费,孝敬学官的花费,因为读书而浪费的赚钱时间等等,都是需要物质支撑的。就像那范进,他如果不是执意要去省里参加乡试,也不至于饿得家里都揭不开锅了。

  当然了,乡试也不是谁都能参加的,其需要生员,也就是秀才通过学院里面的“科试”,也就是院试中的第二考,差不多就是毕业考试的意思。之所以会有“科试”,其目的就是设置门槛,进一步的挑选人才。毕竟乡试乃是全省三年一次的大考,需要在省城举行。省城考试场地有限,录取名额更有限,所以不会让全省的秀才都跑去参加,事先选拔一些人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  乡试通过之后,就成举人了。而作为秀才中的优中选优,举人的地位自然要更高一些。要知道,举人的名额是非常稀缺的,其不比生员,除了童生试以外,还有靠着祖上背景的荫生,或者是花钱捐纳的捐生等等。举人只能是乡试选拔,名额十分有限。每一届乡试录取的举人,总额也就一千人多点,平摊到各省,也就五六十人,如果下分到县,估计一个县能有一两个就不错了。想想这乡试三年才办一届,有的县甚至可能几十年都出不了一个举人。

  所以,一般只有考上了举人,那么在当地都算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其地位名望连当地县官都得巴结。众所周知,古代讲究皇权不下县,所以举人就成了乡里百姓的话事人,是当之无愧的地头蛇。那些外派而来的县官们,想要正常开展工作,免不了要寻求举人的帮助。

  当然了,举人其实也是可以做官的。一般可以混个七品以下的县丞或者教渝,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芝麻小官,但在县里已经算是仅次于知县的大人物了,怎么也是处级官员。甚至于在一些偏远地区,或者恰好碰上知县缺位较多的时候,朝廷来不及补上,那些能力突出,成绩靠前,关系过硬的举人也可以直接获得正县级官职。

  比如在《儒林外史》里面,那个在范进中举之后跑来拉关系的张乡绅,其实举人出身,后来当了知县。

  “只见那张乡绅下了轿进来,头戴纱帽,身穿葵花色圆领,金带皂靴。他是举人出身,做过一任知县的,别号静斋”。

  此外,即便是不做官,举人至少也能混个富贵。且不说其崇高的乡里地位引来的巴结,就说朝廷赋予其的诸多特权,就能帮其发家致富。

  比如举人的名下田产是不用交税赋,那些地主豪绅往往就会找举人们做交易,把名下的部分田产转移过去,以此来逃避税赋,然后双方再商量如何分账。还有举人家中的仆役是不用再服徭役的,所以不少破落户也会主动投身到举人家门,随便求个丫鬟下人的身份。

  当初范进中举后,那些人纷纷来巴结,无非就是看中了他举人身份背后的利益。

  “自此……有许多人来奉承他……有送田产的、有人送店房的、还有那些破落户……两口子来投身为仆图荫庇的……到两三个月,范进家……奴仆、丫鬟都有了,钱、米是不消说了。”

  总而言之,一般只要是考中了举人,那就基本是衣食无忧了,生活可以说是相当的富足。所以古人常说,从来只有饿死的秀才,没有缺钱的举人。

  当然,对于大部分读书人而言,考中举人的目的不是为了大富大贵,而是为了获得会试的门票。因为乡试设立的目的,其实就是在为后面京城举办的会试提前选拔候选人。毕竟全国生员那么多,而京城就那么大,不可能让大家同时来考,所以才如此的层层选拔。

  会试其实算是科举的正式考试,至于后面的殿试,其实算是一次排位考试,只排定名次,比如状元、榜眼、探花等等,并不会再进一步的筛选。再往后,只需要等着朝廷封官任用即可。上榜者即为进士,拥有了正式做官的资格。一般只要是进士,最差都是个县官。

  这便是科举考试的一个整体过程,其从童生试算起,到最后的殿试接受,即便是每次考试都一把过,那也要熬上三五年。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他们一生中要历经多次考试,才有可能鲤鱼跃龙门。就好比那范进,光“院试”这一关,就考了20多次、30多年,从20岁起,一直考到54岁。

  范进道:“童生册上写的是三十岁……实年五十四岁……童生二十岁应考……到今考过二十馀次。”

  所以,古代的科举,那可要比高考难多了,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。而且其之后的待遇和地位,和高考也完全不是一码事儿,甚至于比咱们当下任何一种人才选拔考试都要高级。毕竟人家科举考完之后,最终出来的进士最差那也是县长。就算是落榜的举人,那也能混个处级干部。至于更为普通的秀才,那也算是国家储备干部,当个科长都绰绰有余。

  严格来讲,举人是功名,而研究生则是学历,这是两个概念,不能简单的混为一谈。诸如举人、进士这样的科举功名,更像是咱们现代行政体系中的职称,而不是学历,所以拿大学生、研究生之类的文化程度去类比,真的是不具备可比性。

本文地址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