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狼城为何改名叫“强营”?与长平之战有何关联?

  光狼城,现名康营。位于市城西南7公里处,据传长平大战前,韩国上党太守冯亭曾把这里作为抗击秦军的重镇。后来,秦军打下光狼城以后,为显示其强兵的声威,遂改名为强营。唐代后始为今名康营。

  二千二百多年前发生在高平境内的长平之战,因其场面宏大,用兵神奇,手段惨烈而著称于世,高平境内留下了许多与之有关的地名,如弃甲苑、围城、金门镇、马游、徘徊、箭头、秦城等,但出现在《史记》中,且与高平有关的地名除却:“上党”和“长平”外,只有“光狼城”。

  “光狼故城”目前一般被认为在高平城西南约十公里的康营村,村东阁上篏有清同治元年刻石的“古光狼城”匾额。康营昔名“强营”,因长平之战时曾作过强秦虎狼之师的军事营垒而得名。顺治版《高平县治》中记载,“强营村属二十四都神山里,昔秦拔赵于光狼城即其地”。在乾隆版《高平县志》中开始用“康营”代替“强营”,传说因为当地百姓嫌“强营”字杀气太重,便改为“康营”。

  从此以后,其村名就一直写作“康营”。清代三种版本的《高平县志·古迹》对光狼城均有记载。从《史记》研判,光狼城与长平之战并无直接关系。秦军攻取光狼城的时间,光狼城的准确位置,以及光狼城名字的含义,千百年来一直扑朔迷离。

  《史记·白起王翦列传》中的“后五年,白起攻赵,拔光狼城。”可推出,秦昭襄王二十一年(公元前286年)白起打下赵的光狼城。《史记索隐》注解:“地理志不载光狼城,盖属赵国。”此解释笼统,但无懈可击。《史记正义》注解:“光狼故城在泽州高平县西二十五里也。”此注解为光狼城在高平境内提供了依据,但并未说明在哪个村庄。

  《秦本纪》曰:“二十七年,错攻楚。赦罪人迁之南阳。白起攻赵,取代光狼城。”《史记·卷十五·六国年表》曰:“(秦昭襄王)二十七年,击赵,斩首三万。”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:“其后秦伐赵,拔石城。明年,复攻赵,杀二万人。”不难看出,三篇文章中记载的是同一事件,时间为公元前280年。

  《资治通鉴注》(宋·胡三省撰)记载:“(周赧王)三十五年(前280)秦白起败赵军,斩首二万,取代光狼城。”

  从以上史载不难看出,《史记》中记载攻取光狼城的时间不一,一个是《白起王翦列傳》记载的公元前286年;另一个是《秦本纪》和《资治通鉴》记载的公元前280年。这可能是太史公的疏漏,也可能是打过两次。两时间距离长平之战发生的时间,即公元前262年,分别相差24年和18年。所以,不管属哪种情况,白起攻打光狼城并非在长平之战时。

  光狼城之神秘还在于它名字的含义。高平学者偏重于把它和长平之战联系起来,认为秦国“贪狼强力”,秦军为“虎狼之师,“光狼”即把秦军杀光、杀完之意;也有人认为,“光狼”是说其地狼多,狼怕火,得用火光才能把狼吓跑。

  距离高平秦城村和唐营不远有个自然村叫狼儿掌,倒是能说明古代那一带狼多;也有人认为,“光狼”是表达那儿“只有狼”。如“穷的光剩下钱啦”,“光剩下老人和儿童了”等言语中“光”的含义;还有一种解释是“以狼为荣光”,表示对狼的崇拜,以狼为图腾。不管其义如何,光狼城在全国也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古代历史地名,值得我们去探索。

本文地址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